致大家的一封信2021

                             ——变革与守成

   2020年全球在防控疫情与经济重启的双重变奏中呼啸而过,转眼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下一个十年,回看历史发展带给我们的启示,和大家分享几点感受。

   文明迁移趋势 
   最近思考总结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几个特点:一是几千年来文明的繁荣一直在自东向西转移(沿着地球自西向东旋转的反方向),二是每次变迁文明的中心都和水域密不可分,三是科学技术在变迁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最早的农业文明发端于世界东方的中国北部和非洲东部,长江黄河孕育了我们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从炎黄到夏商周、春秋战国直到秦汉时期达到了一个繁荣的顶峰。文明中心首次西移来到尼罗河流域的埃及和苏丹,那里几乎与中国同时期开始发展农业,埃及和中国也是最早使用象形文字的国家。随后文明穿越大漠推进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即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流域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在中东地区,巴比伦人、腓尼基人、亚述人的文化交替发展,进而到横跨亚非大陆的波斯文化。文明接着向西穿越爱琴海来到欧洲,从克里特岛到希腊,城邦、文学、戏剧在希腊兴起并向欧洲大陆传播,期间的希波战争既代表着当时亚洲和欧洲力量的冲突,也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随着罗马的兴起,世界的贸易中心继续向西来到地中海沿岸,那里的城市成为了中世纪艺术、科学和文艺复兴的乐园。十六世纪文明再次西移,从地中海转到大西洋沿岸的欧洲国家。当时的世界由两个航海强国西班牙和葡萄牙主导。之后贸易和商业发达的荷兰取代了两国的地位,在这里现代经济的组织形式——公司,开始出现在人类文明史上。从十七世纪开始,全球的发展中心转到随着工业革命崛起的德法英等欧洲强国。到了二十世纪经济中心又从欧洲大陆越过大西洋继续向西转移到美洲大陆,美国在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均居于全球领导地位。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看到文明正越过美洲大陆,在太平洋找到新的家园。未来世界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将从大西洋两岸的欧美国家转向太平洋沿岸国家,包括以中国为最大发展引擎的中、印、日、韩和东盟各国。五千年来文明的中心从东方起源向西环绕地球一周又回到东方,其中每次变迁都与新的科学技术带来的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的改进密不可分。 

   变革的时代 
   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伴随着科学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带来了变革的需要与机遇。本世纪的前二十年,电子信息、新材料和生物医药等技术的应用,为世界带来日新月异的变化,使我们不仅拥有着巨大的潜力,同时也面临各种艰难的挑战。具体到我们联盟相关的科技产业,以下几方面的变革尤为重要: 
   首先是应当高度重视基础科学与知识产权上的长期投入。我国由于人口众多,市场庞大,应用技术发展很快,但基础科学研究比较薄弱,知识产权积累和保护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有一定的差距。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推进,我们联盟的企业尤其是科技企业,应当重视自身发展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同时也要尊重国际规则,重视其他企业和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和全球产业链。 
   其次是产业链的有序整合。目前一个重要问题是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利用平台的信息、数据、资源优势对中小企业形成挤压,不利于经济发展。新时代垄断的影响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新经济领域由于发展较快,互联网平台利用无形的资源优势比传统行业平台更容易形成垄断。 
   二.商业模式垄断比技术垄断更易形成壁垒。这是因为互联网平台把握着用户、数据和交易入口,若再和核心技术结合,其垄断将会打压创新,形成其他企业难以逾越的障碍。 
   三.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大经济体由于有更大的市场、交易和数据量,会比其他欧洲和亚洲中小国家更容易产生垄断企业,而中国网络企业垄断资源的情况比美国更为严重。
   四.垄断会使整体经济失去原有的活力。无论企业还是个人,财富越集中其用于消费的比例越小,对经济拉动作用也更小。反之,财富越均衡则会有更多工作机会和更高的消费支出比例,经济整体的活力也就得以提升。 
   五.各国都有专门的机构在加强监管,在美国是联邦贸易委员会,欧洲是欧盟委员会,中国是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但各国的反垄断力度尤其在数字和网络经济方面是远远不够的,许多互联网平台企业在金融、税务、价格、服务等许多方面都有着影响公平竞争与监管套利的行为。
   如今中国市场在多个领域已经形成了一家或两三家企业垄断资源的局面,任其发展下去会导致国民经济许多领域被影响和把控,这一点我在去年的信中也提到过。监管机构如何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对垄断企业及其不公平竞争行为进行管理和约束,可能会是今后改革的一个重点。
   与之相反的情况是一个行业里企业过多形成无序竞争,所以对于平台企业也不应一下子管死,他们也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比如提供服务的便利性,通过创新的方式倒逼传统企业的改革,通过优胜劣汰提高整个行业的管理水平和运行效率等。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在国际竞争中,企业的技术能力和管理水平非常重要,平台企业较大的体量是资金、人才和资源的充足保障,对于提升国际竞争力比较有帮助。如果一个国家过于抑制大的平台企业,可能导致这些企业在与其他国家的大型平台企业竞争中处于劣势,对于全球化战略带来不利影响。所以,这方面的改革还需要慎重推动,既需要抑制平台企业过度膨胀的发展,又要让市场竞争有序进行。以市场化的方式促进行业适度整合,把那些小、弱、乱的企业整合到一批大中型企业中,这样一个行业有多家大型企业和一批中小型但有特色的企业形成错位竞争,可以使产业健康发展并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总体来说,虽然反垄断对于行业发展有利有弊,但对于各国的现状来说改革还是利大于弊。相应监管政策的出台会对未来产业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联盟企业应当予以关注。
   另外一个建议是坚持市场化原则,不要什么事情都唱高调,上升到国家战略、政府决策的角度。任何决策应该符合经济规律,以市场化为导向,最终才会对国家对人民最有利。最近由于贸易战和政策的影响,半导体在国内尽人皆知,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各行各业的企业也都纷纷转型进入半导体行业,大有“全民造芯”之势。这也体现在国际并购上,近两年只要国际市场上有出售的半导体资产,必然出现一大批中国买家跟进。国际投行在几个中方买家之间穿梭游说,让各家竞相抬价,而卖方坐收渔翁之利,最终中方承担了高成本,为收购以后公司的运营带来很大压力和风险。国内的各个地方政府不遗余力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许多企业和个人在客户和技术没有很好基础的情况下拿着商业计划,用建立晶圆代工厂、功率半导体、人工智能等种种概念向政府要资金、土地,大部分风险由政府承担,产生了许多烂尾项目。 有些企业则号称为国家战略大力发展半导体而用一些项目大肆融资、圈地、借债,但由于不懂业务公司运营非常差,导致资不抵债,把问题全部转嫁给政府和金融机构。而资本市场也是快速上市了一批良莠不齐的半导体芯片概念股,有的企业市盈率达到几百倍,给股民和外界造成行业过度繁荣的印象。许多包装的好的企业上市之后很快就业绩变脸,但有些优质企业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上市。以上这些都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
   所以我们的企业应该减少对于政府资金的依赖,许多地方以政府信用担保或国资平台发债的形式融资后进行投资,承担着很大压力,无法保证持续性。同时建议地方上应该结合各自的特点发展适合自身需求和优势的产业,而不是一哄而上,全国各地都搞半导体、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热门产业,造成大量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对于联盟内的金融机构而言,现在我国的间接融资比例还是非常高,经济活动的很大比重的资金来自于银行的贷款,保险公司也更倾向于提供固定收益类的夹层资金。债务杠杆如果过高会加大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同时银行保险业也没有享受到企业发展带来的红利和上升空间。建议银行推动投贷联动,股债结合,保险公司加大对于股权基金的投资力度,这样既能发挥资本多元化有效配置的特点,又可以使金融机构获得更高的益。
   以上是针对科技引领时代变革提出的建议。古语说“包荒,用冯河”,应用在改革措施方面就是指既要包容各种不同的思想,又要像涉越大川那样果决,才能团结一切力量把事情做成,而在变革过后,要重新寻求稳定。改革要循序渐进,不宜用力过猛,在大的改革后,要先守住革新的成果而不宜马上再进行新的变革。 

   变革之后如何守成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道路不会总是平地而没有险坡的,事物发展不会一直前进而没有返回的。变革可能遇到反复,需要用制度把革新的成果固定下来,延续下去。所以守成是变革能否成功的关键。 
   变革需要决心,守成需要耐心,如同行军打仗不能盲目出击,有时候选择等待也是一种坚忍不拔的意志品质,不能胜利就要等待。同时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有显性的回报和直接的效果,如同我们金融机构的数据要有灾备中心一样,其实绝大部分的准备都不一定会发挥作用,但是因为你准备了,所以坏的情况才没发生。守成也是这样:“无恃其不来,恃吾之有以待也”。
   守成的另外一点就是要灵活且有韧性,在不同的环境下,变换节奏才有利于取胜,如同高水平的拳手,出拳时都是有轻有重、有虚有实、有急有缓,而不是一味的用强盲动。不要随便向别人炫耀,许多人因为取得了一些成绩就喜欢对外宣传,自己飘飘然地轻视他人,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对于任何组织乃至国家也是一样,要靠实干做到真正强大。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没有做成事之前先到处宣扬,反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并给我们的事业平添难度。
   从联盟自身的发展来看,我们的几家核心投资机构去年主要布局了物联网、新材料、汽车电子、生物科技、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几个领域。2020 年我们在国内外投资了五家传感器公司,两家材料企业,一个环境保护产品企业,两家设备企业,一个封装测试企业,一个生物科技公司,一个光通讯企业和一家软件企业。这些企业将在中国、东南亚和欧洲新投产六家工厂,以扩大产能,同时在国内外建立多个研发中心。对于联盟企业2021 年的规划,有以下几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如前所述,全球产业中心正在向太平洋沿岸国家推进。过去三十年是整体制造业由欧美向中国转移,近些年对于基础设施有较高要求的中高端产业继续留在中国,其他中低端产业链向东南亚等人口较多但成本更低的地区转移的趋势正在逐步扩大。比如最近许多国际大企业都在印度、越南、柬埔寨、印尼等地区设立研发中心和制造工厂,我们联盟的企业应该关注这个趋势,提前在这些地区布局。
   另外,由于全球政府部门都开始加紧对于大型企业的监管,与大企业进行的收购及合资业务也将面临更加严格的审查,完成大型项目的难度会继续加大。随着当前国际形势愈加复杂,今后一段时间内的国际并购,尤其是由中国公司主导的大型海外收购和投资会更加困难。所以,我们应该减少在大型项目上的投入,更多地把精力放在与中型企业的合作和中小型的收购项目,成功率会比较高。
   对于行业发展的新方向,由于现在半导体、信息技术等方向在国内存在炒作和过热的迹象,国际上也比较容易引起关注。我们产业联盟企业应当坚持市场化和国际化的道路,更多地向各种新增长点,如大健康、城市化、消费类等应用领域进军。 

   2020 年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许多国家和人们措手不及,未来发展不但需要有新的知识容纳器,还要有好的思维研磨机。疫情终会过去,创新还会继续,让我们用审慎的思维和乐观的心态来迎接这个新时代带来的挑战与机遇吧。

   祝大家新的一年健康快乐!
                                                                                                                                                                                                                                                           李滨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